凉拌芹菜花生米胡萝卜, 清新爽口下酒小菜, 好吃还开胃验方分享!自创中药腹泻敷贴中医穴位三伏贴疗法

温补和胃散治疗便秘

50种常见病的穴敷疗法
三伏贴(绝密)配方及使用方法
三伏贴全攻略
温补和胃散治疗便秘 【基本外科讨论版】我在“中国肛肠病论坛”发现这篇文章,提出用温补法治疗便秘,思路很好,共同学习一下。 便秘的患者约占人群的60%之多[1],习惯性便秘不仅占具其大部,而且目前常用的治疗方法效果欠佳。笔者通过对习惯性便秘的临床研究,确认其病机为阳气虚弱、脾不健运、寒湿食互结、胃肠气滞,采用温补为主的治疗方法,自拟温补和胃散,在绝对不用泻下药的前提下,取得了无痛苦排便的临床效果。兹就46例治疗情况报告如下 诊断标准:在不使用泻剂的情况下,七天内自发性排空粪便不超过两次或长期无便意者[2]。46例患者均为门诊患者,其中男性18例,女性28例;年龄最小21岁,最大68岁,平均34.3岁;病程最短2年,最长40年,平均13.7年。便秘的程度差异,大便3-5天1次者27例,6—8天1次者14例,9天以上者5例,平均5.5天一次。兼有腹胀者38例,腹部明显冰冷者21例,畏食生冷者23例,不嗜生冷饮食者38例,疲乏无力者35例,肠鸣音低弱者41例;容易感冒或感冒后不易治愈者27例,伴有各期痔32例。舌苔腻者40例,其中白腻32例,黄腻胎8例,舌质淡白者41例,淡红者5例。治疗方法:所有病例,在治疗期间停服其它药物,服用温补和胃散,每次10g,每日3次,30天为1疗程,连服三个疗程停止服药,观察疗效。此后半年、1年各随访一次。温补和胃散:由附片、半夏、干姜、人参、黄芪、白术、苡仁、玉片、鸡内金等按一定比例配伍、粉碎、过30目筛后,经60℃6小时热烘干燥,再用低压塑料袋分装成每袋200克的包装备用。治疗过程病情变化及结果1、治疗过程病情变化:病人接受治疗后,首先感到腹胀、疲乏程度、排便时费力程度减轻,食欲增强。多数病人于第2天(少数病人当天)就可轻松地排便,大便间隔时间缩短,肠鸣音较前增强。多数病人治疗1疗程时,大便排泄规律,1—1.5天1次,排便时无痛苦,腹胀进一步减轻,精神较前明显充沛,腹部冰凉感大为减轻。此时虽然病情基本出现了大的改善,但不宜停止治疗,因为后续的2月巩固治疗将影响患者远期疗效的优劣。观察开始有4例患者于治疗1月时,曾因病情改善而自行停止治疗,2—3周后病情又死灰复燃。治疗结束时,患者除大便1—1.5日一次,粪质软硬适中,无任何排便痛苦,肠鸣音正常外,其它兼证也基本缓解,舌苔薄白,舌质淡白仅有轻度好转,腹部冰凉的患者仍有轻度的冰凉感,不能进食或过食生冷。容易感冒的患者在治疗期间未感冒,或遇恶劣气候变改时仅有轻微反应,不服药就能康复。2、治疗效果判定标准:痊愈:大便粪质软硬适中,排便时无任何痛苦,1—1.5日规律的排便;显效:大便粪质偏硬,排便时稍费力,但无其它痛苦,大便1.5—2日规律性排便;有效:大便时软时干,排便时稍费力,2天以上排大便1次;无效:治疗完成3月治疗后,排便情况无明显改变。3、结果:治疗结束时:痊愈24例(52.2%),显效16例(34.78%),有效4例(9%),无效2例(4.34%),总有效率95.98%;半年后随访:痊愈15例(32.6%),显效19例(41.30%),有效7例(15.21%),无效5例(10.86%),总有效率89.11%;1年后随访:有效14例(30.43%),显效17例(36.96%),有效9例(19.57%),无效6例(13.43%),总有效率为86.9%。摘自: 医 学教 育网www.med66.com 所有患者在随访期内很少感冒或感冒后不治疗就能自行康复。典型病例:1、赵××,男性,37岁,蔡家坡镇农民,2000年3月7日就诊,主诉便秘15年,伴腹胀。患者发病时不明原因,15年来大便秘结,7—10天大便一次,排便时特别费力,常常需要半小时才能解出大便。经常出现大便时便鲜血,并有花生米大小的痔核脱出,便后自行还复。腹胀随着大便后天数的增加而加重,大便后稍缓解,自感腹部冰凉、畏寒、疲乏无力。曾在县医院等多处医疗单位检查诊断为“胃肠动力低下,结肠冗长”。长期服用三黄片、麻仁丸、马叮林、中药汤剂大承气汤等均可有助于排便,但停止服药后,大便仍如故。粪质坚硬时常需要用开塞露或用手抠来辅助才能完成排便。15年来虽然经常进行治疗,但便秘逐渐加重,近6天来未大便、也无便意。刻诊:舌体胖大,舌苔白腻、舌质淡白。查体:一般情况良好,腹部膨隆,腹部冰凉,肠鸣音低弱,3—4分钟可听到一次肠鸣;肛诊:截石位齿线上6、8点位置各可触及一1×1.5cm的痔核。辩证属阳气虚弱,推动无力,胃肠气滞、大便不行;治宜温阳益气,行气导滞。给予温补和胃散口服,每次10g,每日3次。治疗第2天排大便1次,排便时已不甚费力,痛苦减少了许多,腹胀减轻。服药25天时,大便1天1次,粪便软硬适中,大便时无便血、痔核不再脱出,完成3个月治疗后,大便1日1次,排便时无任何痛苦。半年后随访,大便稍偏硬,但排便仍轻松自如,每日1次,半年间痔核未脱出,无便血。2、杨××,女,58岁,本厂家属。初诊1999年7月16日。主诉便秘伴腹胀34年,下肢肿胀10年。患者24岁时第二产后开始大便干,即服中药汤剂三付,大便正常。此后经常大便干,排便困难,3—5天一次,自服麻仁丸或泡服潘泻叶时虽可缓解大便的困难,但大便逐渐对上述药物产生依赖性,6—8天不服药常不能排便,而且终日腹胀,大便后可缓解畏寒易感冒,自感肚子冰凉,行经时来潮时间推迟,经色黑有块,闭经后开始双下肢肿胀,多次查尿常规无异常。剖诊:已7天未大便,仍无便意,腹胀,无食欲,口干粘腻,口气难闻,矢气臭秽,畏寒怕冷,舌苔白厚腻,舌质淡白,舌体胖大有齿痕,脉沉细。查体一般情况尚好,腹部膨隆,触之冰凉,可见静脉曲张,按之没指。证属阳虚,温煦不足,推动无力,脾失健运,水湿不化,停留四肢,治宜温阳补气,健脾化湿,行气导滞,服温补和胃散治疗。治疗半天即有便意,次日排大便一次,排便时已无原来那样费劲。治疗1月时,大便1天半一次,粪质溏稀,腹胀缓解,肠鸣正常。腹部仍冰凉,口中稍清爽,矢气频作,但不臭秽,精神好,苔白薄腻,脉沉。三个月治疗结束时,大便粪质软硬适中,每日1次,排便时无痛苦,双下肢肿胀减轻。半年、一年后随访病情无反复。从《金匮》、《伤寒》对便秘的认识、辩证论治立说以来的两千多年,人们均认为便秘是火热证的一个重要佐证,多数医生采用泻下为主的方法治疗它。如果我们对这种治疗以更为科学的方法进行评估,就会发现它存在着种种不足。其一是:远期疗效欠佳。当人出现便秘时就使用泻下药剂治疗,虽然会立即取得通便的效果,但是停用泻下药后大便会比以前更干硬是不争的事实,还容易使患者效仿医生在便秘时更随意地使用泻下药剂。根据现代认识来评估这种治疗可以说是对泻下药的滥用,必然导致胃肠功能紊乱、胃肠动力低下,不仅是造成患者习惯性便秘的原因,也是习惯性便秘屡用泻下药剂不仅不能治愈,而且逐渐严重并伴随治疗产生更多疾病的主要原因。其二是:通便质量不高。人体正常的排解大便是消化道新陈代谢的自然现象,以不伴有任何痛苦,大便可受主观意识的调控,必要时可以憋住不大便为特点,属于无痛苦排便。而患者服用泻下药只能获得有痛苦排便,即排便前有迫不及待的下迫感,这种排便多是主观意识不能控制的,且排便过程伴有腹痛等。笔者经过对习惯性便秘患者的临床表现、治疗方法及临床效果的长期观察、分析、研究,推论出习惯性便秘的病机中无实热可言,阳虚气滞是其病机的主要构件。其理由是:1、 习惯性便秘患者均具有漫长的病史,长期服用泻下药剂而不能痊愈,根据中医学“久病必虚”、“苦寒伤阳”的理论,可以初步认定其病机当以虚寒为主。2、 习惯性便秘患者多具有腹部、全身畏寒或有冰凉感,以及不嗜好生冷饮食、腹胀、疲乏无力、口淡或口干不渴、肠鸣音低弱、舌苔白腻、舌体胖大有齿痕、舌质淡白。患者排解大便无论粪便软硬均感非常费力而力不从心,多数患者还具有容易感冒或感冒后需经复杂的治疗才能康复的特点。这些症侯从中医辩证的角度来认识,属于阳气虚弱、寒湿食互结、脾胃气滞病机的临床表现。3、 从多学科、多角度来认识人的排便过程,不难看出在诸多影响排便的因素中,规律性的肠管地蠕动和环形收缩是排解大便最重要的动力。犹如挤牙膏的过程,虽然牙膏的瓶颈很细,从来没有人去润滑瓶颈、稀释膏体,只要人用手去挤它牙膏就会按人的意愿被挤出;再如人腹泻时由于肠蠕动亢进,没有去润滑肠道粪便也迅速地排出。这些都说明了胃肠动力在人排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而目前对便秘的治疗无论是中医药还是西医药,都还没有一个能够对上述排便的主要环节产生久远地、良性作用的治疗方法和药剂。其原因是中医学在对该病的认识基本上还停留在《金匮》、《伤寒》的水平,治疗上就不可能发生大的转变;西医药在调理胃肠功能方面相对处于劣势,其采用的导泻、胃肠动力药,由于靶点单一,不能适应治疗习惯性便秘多环节治疗的需要。可见习惯性便秘按中医的辩证属于阳气虚弱、脾不健运、寒湿食互结、胃肠气滞的虚证为主,兼备实证的虚实夹杂证。因此在治疗时就不能以泻下通便为主治疗,必须以大热大补为主之剂方可补其阳气、健运脾胃、和其胃气以建立正常的排便机制。所以笔者拟定温阳补气、健脾祛湿、和胃导滞的治法,精心组方、筛选药物制成了温补和胃散,虽然绝对未用苦寒泻下药,却收到了胃肠功能改善、规律而无痛苦排便、免疫功能提高的效果。这些用传统的认识是无法解释的。结语1、本组治疗习惯性便秘的效果与传统治法的差异,说明了以温补为主的治疗方法是行之有效的。笔者认为传统的治法,在认识上忽视了整体观念,辩证时较多地受历史上医学流派的影响,夸大了火热因素在导致便秘中的作用,且把便秘误作为辩实热证的标志,致使所辨之证受到误导;在治疗上片面强调泻火通便为主的治法组合对局部排便地影响,忽视了其它治法组合对排便过程整体作用的研究,选药过于寒凉、偏重于泻下。本组治疗习惯性便秘46例的过程中体现了中医学整体观念和辩证论治的特点,在辩证时注意处理便秘与全身症状的关系,治疗时以辩证为基础,侧重于整体治疗,兼顾行气通便,使温阳补气与健脾行气有机的组合,选药注重温补,避免泻下,实现了认识、治疗、效果的统一和提高,与传统的治疗形成鲜明的对照。2、辩证要点:即便秘+虚寒证候群(这是一个体现整体观念—局部与整体组合的症侯群)。便秘的特点是排便特别费力,解大便蹲的时间长,而不在于粪质的软硬,肠鸣音低弱;习惯性便秘患者腹部冰凉、不嗜好冰冷饮食、舌质淡白、胖大、齿痕、白腻苔均是诊断虚寒证最有意义的佐证;习惯性便秘患者长期使用泻火通便药的治疗史也是诊断患者阳虚不容忽视的因素。 3、中医对具体疾病的治疗方法完全是根据对疾病的认识确立的,处方则是依据治法的需要组合、筛选药物,人们对疾病认识的任何改变都将引起治疗的各个环节的变化。由于温补和胃散由附片、黄芪、人参、半夏、白术、苡仁、玉片等纯中药组成,按传统的认识因其中均为温阳、补气、健脾、祛湿、行气 之品,未含有任何泻下成份,很难理解它对习惯性便秘所具有的“通便”作用,倒象是治疗治疗虚寒性腹泄、便溏的方药,只要从中医学的特点出发去认识疾病,不仅注意患者便秘这一局部的症状,更多地关注患者的全身表现,才能获得全面的认识,从而理解温补和胃散对习惯性便秘所具有的“通便”作用。 4、在对本组46例患者治疗效果的评估中,我们注意到患者在完成设计疗程后的即刻与半年、一年的随访中,痊愈率、显效率、有效率不断下降。反映了部分患者的远期效果随时间的推移在不断地下降,说明了对本疗程设计对部分患者来说显得不足,这可能是由于我们对这些患者“虚”的程度估计不足所致。如果我们对这些患者补充治疗是否能取得痊愈的效果呢?有待于今后的进一步观察。 5、所有患者治疗前后对照,对感冒的易感性明显下降,许多患者不仅在治疗期间,而且在随访期很少感冒,或感冒后可在不服药的情况下自行康复。此究竟单纯是由于温补中药成份能够提高人体免疫力所致,还是由于习惯性便秘与感冒有着某种病理联系,还有待于今后的临床研究。 虽然笔者自拟温补和胃治疗习惯性便秘取得了治疗上的新进展,但由于条件所限,未能将温补和胃散与众多治疗便秘的药物一一做平行对照和自身交叉对照,治疗效果的评估是参照患者的病史、治疗史以及医学对便秘现有的治疗水平进行的,临床资料总结便缺乏很强的说服力,笔者感到十分遗憾。习惯性便秘的最新认识和最良好的治疗方案向习惯性便秘者传递一个信息:沿用泻火通便只能更麻烦,而大剂量的温补药则可“根治”!
责任编辑:凉拌芹菜花生米胡萝卜, 清新爽口下酒小菜, 好吃还开胃